陈昆:人大女生裸模苏紫紫,如何裸体接受采访

2020-07-07  阅读次数:

  一、不回避拍摄

  裸体拍摄不清场

  1月6日晚,海淀区西三旗一家花卉市场的热带鱼馆内,站在鱼缸前,她大大方方的脱下所有衣服,站在梯子上,撩起一些水洒在光溜溜的身上,以适应寒冷。屋内有前来采访的记者,市场里闻讯来的保安、老板、工人,他们“镇定”地盯着赤裸的姑娘。在她跨进鱼缸的刹那,摄影师拿起衣服遮挡住下身。“没事。”她摆摆手,转回头提醒摄影师,“等会儿你要抓拍我憋不住气的瞬间。”她蹲入水中,并未在意围观者。

  她的身子逐渐下沉,双臂舒展,双腿弯曲。

  “你感觉如何?”有记者问围观者,旁观的保安有些脸红:“我觉得那是美。”

  她的身体在水中自由摆动,相机记录下她表情的每个瞬间,这是她自己设计的人体艺术作品《洛丽塔》:体验痛苦。

  “她就是自然。”摄影师王维说,“她可以在脱下衣服的瞬间进入状态。”这在网络间的非议是“不要脸。”

  “那是他们的看法,我管不了。”苏紫紫说,“反正我不清场,因为我觉得很美好的东西大家都一起来欣赏。”在她看来,清场的话自己也会觉得别扭,“就好像我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。”

  二、不回避赚钱

  “我得靠自己养活”

  她固执己见的开放,为她赢得敢作敢为的赞誉,也收入与其年龄不相称的包袱。在百度上,她的名字一度被和日本AV女优苍井空相提并论。所谓的“私处照”也被网友做成种子放在网上提供下载。

  “其实,我就是为了赚钱,养活我自己。”苏紫紫对此委屈。这个来自湖北宜昌的女孩,3岁时父母便离异,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“别人都是父母准备好一切,我不具有这样的条件,我只有一个人。”她拿出那些做过的兼职照片,柜台员、发传单、平面模特。

  直到2010年1月份,她在在网上看到一家摄影工作室招聘人体模特,500元一天,而她此前的站柜台80元的收入。“这也算是和专业搭边。”她这么想着,约老板视频面试,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  她扯下被单,挂在宿舍的窗户上,然后快速地脱掉衣服,打开日光灯,站在凳子上摆出几个造型。女老板很满意,她踏进了圈子。

  三:不回避业内乱

  “你都脱了,还装什么清纯”

  可第一次远没如今这么自如的展示身体。女老板很有经验的让她把眼睛蒙起来。

  谁知拍完后,几个摄影师冲她乐。后来,一个摄影师悄悄告诉她,她被拍了很多走光照片。

  圈子里并不都是纯艺术,后来,她遇到一个50多岁的摄影师,约她到卧室单独拍。拍着拍着,突然让她摆一些令人难堪的姿势。她不同意,摄影师竟然骂道:“你脱都已经脱了,还装什么清纯?”